小广播

部分版面仅向注册用户开放,欢迎注册->登录交流!

论坛注册需管理员认证通过,如需加快审核请注册后发邮件给 admin@radio1990.com 说明身份,或在QQ或微信群留言!

首次访问,请注册-->点击注册

已注册的用户,请登录-->点击登录

忘记密码,请用注册邮箱重置-->点击重置密码

中医治病的思想基础---生命本能论

健康理念和做法

版主: sichxf, xiaodan, patrick

中医治病的思想基础---生命本能论

帖子sichxf » 2014年 1月 8日 4:54 pm

郭生白先生是一代名中医,他的生命本能论非常好的阐述了中医治病的思想。这里用尽量简短容易理解的话阐述下中医治病的思想基础,如果有兴趣看老先生全文的,可以下载附件。

中医对生命的发生,在两千五百年前已认识到“天人合一”、“阴阳合德”。并发现人体是个有超强智能的系统,这个系统有5个本能反应:自主性运动本能,共生性本能,排异性本能,应变性本能,[b]守个性本能[/b]等五个生存本能系统。这是中医对生命本质的认识,而且在东汉已经运用于临床了,出现了数之不尽的神奇医案!
生命本能系统是人生而有之的自然保护系统。  我们还必须了解本能系统是怎么保护人生存的。当人的生存受到侵害,或发生了障碍,本能系统立即活动起来,把外界侵入的有害物排除出去,或把自身内部的障碍化解,生存本能系统有这样的能力。当生存本能系统健全的时候,人既没有外患也没有内忧;但当本能系统活动失利时,对侵入的外来有害物便不能排除,对自身内部的障碍也不能化解了。
  怎么办?我们要有能力观察本能系统排异的趋势,而顺势利导一下,本能系统活动得到我们顺势利导,有害物质排除了,内部障碍化解了,疾病也就痊愈了。这里讲的是疾病发生与生存本能的关系,还有中医是怎么治病的,一个最简单的说法:中医是观察本能系统的活动趋势,顺势利导治愈病的。

 什么是自主性排异法?
  人的生存是依赖本能系统的保护。人的疾病来自两个方面:一是外界致病物质的侵入引起排异本能系统的反应;一是人体内部发生的功能性障碍(至于意外伤害,这里不讨论)。这两个方面是人致病的途径,也就是疾病的来源,一个是外源性疾病,一个是内源性疾病。
  外源性疾病很多,一切致病微生物都是疾病的外源,这些外源性疾病都会引起排异系统的排异反应;不同的外界致病物,对人的伤害有不同的部位。本能系统发生的排异方式、趋势也因不同的致病物而有所不同,医生根据排异本能系统的排异方式与趋势的特点而顺势利导,排除异物,疾病则痊愈。
  在此,举几个实例说明:不同的致病物质,损害不同的组织,引起不同的排异趋势,因而用不同利导方法。
  例1:流行性感冒病毒,引起的排异反应是:头疼,身疼,腰痛,骨节酸疼,发热(体温高到39摄氏度以上),恶寒颤抖,气喘,身体不出汗,脉浮。我们在这个排异趋势中,看到排异本能要从汗腺分泌中排除致病物,而汗腺发生了障碍,不分泌,汗不出。中医根据这一排异趋势,采用发汗法。
  例2:感冒发热恶风,体温38摄氏度左右,头疼,鼻塞,时有汗时无汗,发热不解,脉浮。这例感冒,发热不高,有汗,热不退,排异反应仍是要把有害物从汗腺分泌中排出;汗腺虽然分泌没有障碍,但体液不足,也就是周围血管的供血不能满足排汗的需要,因而不能排汗。中医根据这个趋势,采用助津液发汗法。
  例3:感冒身无大热,汗出而喘、咳,有痰,脉浮。这个病例的排异反应在肺,只靠汗腺分泌排除,不足以祛除病理物质,需要排汗、利尿、通肠三个通路排除,中医用麻杏石甘汤治疗。麻黄发汗又利小便,石膏既发汗又通肠,甘草缓和百药,这是一个顺势利导。
  例4:感冒咽疼(或急性咽炎或急性扁桃腺炎),身热,无力,咽疼红肿,脉浮,体温不太高,无汗。用透表法,身似有汗而不是明显的汗液,只是微循环血管明显扩张,病毒从微血管中渗出。
  例5 :身有热,胸中痞硬,气上冲,咽喉不得息,或饮食入口则吐,心中愠愠欲吐又不能吐。这是病理物在胃中,当用吐法,催吐方剂。
  例6:头疼身热,不大便六七日,不恶寒反而恶热,或不大便五六日,绕脐疼,心中烦躁。这是病理物在结肠中不能排除,医生因其排异趋势而采用通大便的下法。
  例7:热结膀胱,其人如狂,少腹急结者,是膀胱蓄血排不出,排出即愈。用桃核承气汤排除膀胱蓄血,这是下淤血的排异法。
  例8:感冒后,汗出,口渴,水入胃即吐,小便不利。对此,当利小便,这是利尿排异法。
  例9:急性盲肠炎、阑尾炎,以大黄牡丹皮汤破血通便下法,把盲肠或阑尾的肿块排出即愈。这也是顺势利导排异法。
  例10:急性乳腺炎;急性乳腺炎发热恶寒,乳房红肿热疼,无汗而大便秘,脉浮弦。这个排异趋势的障碍在乳腺与结肠,顺其势而用活血透表通便法;如发热不恶寒,有汗而大便秘结的,用活血通便法;若寒热往来,口苦咽干,或渴、身有汗出,大便正常的,用调节三焦气机生津活血法。
  以上所举十例不同的病种、不同的排异趋势、不同顺势利导方法,目的在说明一个问题:不同的致病因素,必然会引起不同的排异反应。无论排异反应如何,顺其趋势而利导排异是不变的。这其中,人体的生存本能,对外界致病物质的排异性本能是生命的自然规律。医学必须认识这个自然法则,顺应自然法则才能成功地保护生命。
  上面提到的十例病案,仅仅是排异本能系统在外源性疾病中的小小一部分;在中医传统中,至少两千年以来,对外源性疾病顺势利导的排异内容十分丰富。疾病可以千变万化,但顺势利导的治法不变,这就是“天不变,道亦不变。”
 人们感染了外界生物病原体,发热、咳嗽、呕吐、下痢、身疼、出血……这一切现象的本质,都是本能系统的排异反应。中医从这些症状中分辨出排异本能的排异趋势而顺势利导,把致病物质排出体外——或排汗、排大便、利小便、涌吐、透表发疹,或破瘀血等等治法,各制其宜而病愈。中医是这样把病治愈的。
  如果医生见到上述那些排异反应,不知道病的本质是什么,而认为发热是病本身,便用酒精、冰袋,或用化学药如激素等东西退热,用止呕药止吐,用止泻药止痢,用止疼药止疼,反而把排异反应压制了、破坏了,结果使人体的排异本能不能把病理物排出去,岂不是大错特错?病怎么会治愈呢!

中医不是线性思维,不是一对一的对抗方法。在现代医学中,一个菌株或毒株对应一种特效药。菌株变化,用药也相应变化。这就必然导致制药在跟病毒、病菌后面跑,永远是落后的。中医守住生存本能排异的自然法则,不论病菌、病毒怎样变种,永远逃不出排异的自然法则。

一.疾病是什么?
  疾病是生命过程中一个非常态的现象。中医认识疾病是在生命过程中认识的。疾病,尽管有百种、千种,但基本为两类:一类是人体外界的致病生物与非生物侵入人体引起的排异反应-----叫“外源性疾病”;另一类是人体自身内部出现的功能性障碍------“内源性疾病”。
二、外源性疾病
  这一类疾病有两种情况。
  一种是当外界致病生物体从呼吸道、消化道进入,或接触感染之后,其人如果器官、组织功能较强,体液较充足,就表现出强盛的排异反应。这种情况称为“阳性病”,或称“急性病”。如果人体感染致病生物体之后,其人器官、组织功能衰弱,体液不足,排异反应则是隐性的。我们只能看到这个人的虚弱,表现不出明显的排异反应。
  还有一种情况是其人感染生物病原体后开始表现出排异反应,而在排异过程中因为错误的治疗或其他原因,使排异本能受到压制或损伤,病人的器官功能失掉排异能力,便转变为器官组织功能衰退、体液不足,进入了排异本能的阴性过程,或说“慢性过程”。这是外源性疾病中的两种情况。对这两种情况,我们同时提出来认识。
  三、外源性疾病的经典案例
(1)流行性感冒
  流行性感冒的症状表现是:“发热恶寒(体温升高到39摄氏度以上),全身颤抖,头疼,身疼,腰疼,骨节疼,无汗而喘,脉浮而紧。”
  这是《伤寒论》表述的流行感冒症状。
  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是什么?我们知道,这是病毒感染。发热,体温高达39℃以上,全身肌组织颤抖畏寒,这是肌组织在制造热量提高体温。为什么要提高体温?要发汗,要从汗腺代谢出病理物质。病理物质包括病毒物与机体代谢物。这是排异系统对侵入机体的病毒发生的排异反应。头疼,是外周循环血流增强,血压相对增高,血气外趋上趋,出现的充血性头疼。这是因为不能排汗。身疼、腰疼、骨节疼痛,是病理代谢物质在组织中堆积,得不到代谢而发生的反应。又因为汗不出,体温升高,肺以急促呼吸向外散热,形成喘。脉浮紧,是外周血管因加强循环而浮出肌表。这一切都是为了排汗而发生,因为汗不出而持续不解。这个趋势应该是很明白了:欲排汗而汗腺不开。
排异系统“欲排汗而汗腺不开”。张仲景因势利导用发汗法。为什么用发汗法,而不用杀灭病毒的药?张仲景深深懂得生命科学。用杀毒杀菌的药到我们体内杀毒,杀死了病毒也杀死了我们自己。中国哲人讲“投鼠忌器”。而且,用杀的方法,不仅我们自己受害,在生命的应变性本能中,病菌会改变自己以适应毒药环境,那是人类更为可怕的结果。50年前的青霉素,使用到今天,出现的结果可以证明。
张仲景对生命科学是“天人合一”的理念,就是宇宙万物是相依赖、相制约的共生关系。人与自然是和谐共生,而不是你死我活。排异本能系统已明显趋向排汗,只要汗出来,病理物随之而排出,排异反应结束了,病便痊愈了。我们回头再看病的症状表现,其现象的本质是不是排异反应?
  “因势利导”是张仲景治病的大法。为什么叫大法?法是法则,大法则,普遍应用的法则。医学用,军事用,治国用……大禹治水也是用“因势利导”而成功。张仲景治病一生都用“因势利导”,因为这是个大智慧。流行感冒因势利导用发汗法,用麻黄汤主治。
  麻黄汤方:麻黄15克、桂枝30克、杏仁15克(研)、甘草13克,上药用水500毫升,浸20分钟,煮沸,微火煮30分钟,滤汁,渣再加水200毫升,煮沸,微火煮30分钟,滤汁。二次汁混合,温服二分之一。温覆取汗,要求全身有小汗,不可汗出如水流漓。汗出太多,病必不愈。要求微似有汗,保持十余小时,必热退、神清、身和而病愈,余药不必再吃。这个病只要汗出周身而不过分发汗,一服必愈。如汗出不如法,或汗未出,则病不愈。
  麻黄汤主药麻黄的作用是“发汗”。桂枝的作用是温通血脉,开腠理,解肌发汗,助麻黄。杏仁祛痰,发汗,是肺组织的排异药。甘草和中缓急。总之,这个方剂是发汗剂,但必须用于没有汗的症状。如病势有汗出的症状,绝对不可用。谨记!
 流行性感冒是病毒性感染病,为什么不用抗毒药而用发汗剂呢?这是我们要说明白的问题。因为,病毒侵入人体,生命本能的排异系统已经做出反应——欲发汗排异。所以用发汗的方剂,一次汗出,病理物质被汗腺分泌排出体外,病愈。如服麻黄汤不如法,汗不出,必不能愈,因为病理物质没被排出来。
  这个治法简单明白,是按照生命规律,因势利导的方法治疗。麻黄汤是治流感的第一方剂。凡是流感身无汗的,都可以根据病势考虑用麻黄汤发汗排毒。这张方剂组织得非常严谨:麻黄开汗腺,促汗腺分泌;桂枝温通血脉开腠理,协助麻黄。因为汗是从血液中分泌出来的,没有周围血管的充足供血,汗是分泌不出来的。杏仁这个东西,我们单吃十数粒之后,吐痰很滑利,治咳喘很有疗效,显然有利于肺组织的排异作用,而且其本身也有发汗的作用。这三味药以麻黄为主,桂枝为辅,杏仁为佐,甘草和中缓急,不失为天下第一发汗剂。
  流行性感冒发热恶寒身疼头疼无汗而喘,医生用发汗药麻黄汤而治,服下药后,出汗或没出汗,鼻出血几十毫升,病愈了。这在临床上并不鲜见。然而这是什么道理呢?
  张仲景对流行感冒发热、衄血,区分了如下三种情况。
  一种情况是“……脉浮紧无汗,发热身疼,八九日不解,表症仍在,此当发其汗,服药已,微除,其人发烦目瞑,剧者必衄,衄乃解。”这一条是说八九日以后发热恶寒身疼的表症仍在,这是当发汗的,用麻黄汤。服下麻黄汤后,仍发热心烦,目瞑,甚剧者,必衄血。出血了,病解除了。这个病例是吃了麻黄汤而衄血,病愈。为什么?鼻粘膜出血,也是排异反应的形式之一,同样有排异的效应。
  第二种情况是“脉浮紧,发热,身疼,无汗,自衄者愈”。这是没经吃药,而自然鼻出血的病例。没经任何药物治疗,鼻出血数十毫升,病愈了。什么道理?排异系统促使鼻粘膜出血,病理物质排除了。
  第三种情况是“脉浮紧、不发汗,因致衄者,麻黄汤主之。”这一例是因为当发汗而没有发汗,所以导致衄血。衄血以后,病没解,仍发热恶寒,无汗身疼,于是用麻黄汤发汗治疗。
  以上这三种情况说明了一个问题,即流行性感冒用麻黄汤发汗则愈。如果没有发汗,衄血也可以病愈;吃过麻黄汤与没吃麻黄汤都可衄血而病愈;没吃麻黄汤衄血而病不愈的,仍要用麻黄汤。

(2)流感并发水气病(有痰和鼻涕)
  “伤寒表不解,心下有水气,干呕发热而咳,或痢、或噎、或小便不利,少腹满、或喘者,小青龙汤主之。”《伤寒论》
  小青龙汤方:麻黄42克,芍药、桂枝、甘草、干姜各40克,细辛20克,五味子、半夏各100毫克。以上八味,以水2000毫升,先煮麻黄减400毫升,内诸药煮取600毫升,去渣,温服200毫升。
  “水气”是什么病呢?“水气”是组织中代谢不掉的液体,我们常说的湿也是归这一类。说简单点,比如,肺中有水气,寒气到达肺部突然发现一大坨水,于是就会产生痰和鼻涕。流感并发水气病,仍以麻黄汤发汗排异。同时用干姜、细辛、五味子、半夏散水气,这就是小青龙汤。
  流感发热身疼无汗,必须发汗排异方可痊愈。如其人有水气病,则很难发汗。凡有水气的人,水潴留于组织中,代谢有障碍,汗不易出,麻黄、桂枝难以发汗成功。加细辛、干姜,汗自可排出。细辛辛温通九窍利百脉,助麻黄、桂枝发汗,从汗液散发水气。后人议论说:“大青龙兴云布雨,小青龙倒海翻江。” 小青龙汤是治疗肺炎的主方。
  
 (3)伤风感冒
  这个感冒的症状是:“脉浮缓,头疼,发热,汗出,恶风。”“涩涩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,鼻鸣、干呕者,桂枝汤主之。”《伤寒论》
  这个感冒与流行性感冒不同。
  其一,这个感冒发热比流感温度低些,一般不过38℃左右,畏寒的程度也轻。流感是全身颤抖,重衣重被仍寒冷颤抖。这个感冒是微寒,有风才感到寒冷,所以叫“恶风”。
  其二,流感身无汗;这个感冒是时有汗、时无汗。所以有人对这个病的症状摩状表述为:“涩涩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。”翕翕有一开一合的含义;淅淅、涩涩都是阵阵发作的意思。这种感冒不像流感那样持续在一个高端的体温,剧烈的畏寒,难耐的头疼、身痛。
  其三,此感冒有“鼻鸣,干呕”。
  其四,此感冒脉浮缓,而流感是脉浮紧。
  以上这四项区别,是流行性感冒与伤风感冒的鉴别。因为二者的排异反应趋势不同,用药也不同,必须分别无误,才能药到病愈。

这个病的症状表现,也就是说排异反应的趋势,从以下症状中看得出来。脉浮是周围血管增强供血而桡动脉浅出。这是排异本能系统为排汗而必须提高体表供血的反应。发热是排汗的必要条件。因时有汗出,所以体温不会过高;又因时而无汗,排异本能系统仍有障碍,不能通畅地排汗,所以病不能痊愈。有汗的时候,体温接近正常,感觉也稍轻松,无汗时症状又开始明显。头疼为充血所致,鼻鸣是鼻粘膜充血,流鼻涕是排异的表现。干呕是胃的排异表现。概括地说,这个排异趋势是:欲排汗而汗腺已开,体液供应不能通畅。应温通血脉,助津液以排汗解表,用桂枝汤主治。
  桂枝汤方:桂枝30克、芍药20克、甘草20克、生姜30克(切)、大枣12个(切)。以上五味,用水1200毫升,微火煮,取400毫升,温服200毫升。服药后10分钟左右,喝热稀粥以助药力。温覆约二三小时,遍身漐漐微有汗出为好。不可令如水流漓,否则病必不愈。若一服汗出病愈,不再服药;若一服汗不出,再服一次;又不出汗,再服一剂,汗出病愈为止。目的在取汗排异,病愈停药。如不能作汗,继续服桂枝汤,两剂三剂,汗出病愈。
桂枝汤是伤风感冒有汗而病不愈的解肌剂。解肌的含义是解除肌腠发热、头疼、汗出、恶风的症状。因汗出是时有时无,所以排异不能顺利完成。需桂枝、芍药温通血脉,助津液,以利导排异,取汗发表。如感冒无汗出的症状,不可用桂枝汤,等同于有汗不许用麻黄汤一样。病人身有汗出,误用麻黄汤重发汗,必伤津液而使病情加剧。如病人身无汗,不可用桂枝汤。桂枝汤是温通血脉之剂,不是发汗剂,所以一定不能用于无汗的感冒之症。麻黄汤也不能用于汗出恶风的感冒。

(4)感冒“发汗后,身疼痛、脉沉迟者,桂枝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主之。”《伤寒论》
    这个例证是无论流行性感冒或伤风感冒,凡是用发汗排异法的,汗出以后,发生了上述症状,都是因为汗出太过,体液伤损,动脉血管收缩而出现脉搏沉迟之象。体液丧失过多,脉管收缩,心搏减缓,供血相对减少。肌组织因失濡养而发生挛急疼痛。这个病势仍需以桂枝汤温通血脉,加生姜温表,加人参生津液,生脉气,补心气,肌组织得到津液濡养则身疼缓解,体液恢复则脉象平和。身疼与脉沉迟是同一个因果关系。血与汗同源,汗出过多则伤津液,伤津液则伤血。
  脉沉迟是因伤血亡津。
  共生性本能,必须维持有效循环而调整血压与心率,所以脉搏出现沉迟之象,肌组织同样因循环供血不足而失濡养,出现疼痛。
  这个例证是因过发汗所导致。所以说,发汗法不在汗而在排异。如果“麻黄汤”、“桂枝汤”、“大青龙”、“小青龙”、“葛根汤”等方剂服后,汗不出,病能不能痊愈?不能!汗不出,病理物质不能排出,病必不愈。

 二、透表排异法(出自《温病条辨》)
  “透表排异法”,是清乾隆年代由叶天士倡于前、吴鞠通成于后的一种排异法。排异法是根据排异本能所表现的趋势而制定的利导方法。张仲景的发汗排异,解肌排异各适合两个病种的排异趋势。而到清乾隆年代所流行的传染病大不同于汉代,出现瘟疫这类病,用发汗法治疗多不救。
  医学家在长期的痛苦中寻找到透表排异法。吴鞠通先生在温病初期,主张用辛凉透表法,反对用辛温发汗,这是先生对温病的大感悟、大智慧。
  透表排异与发汗排异是同一个目的,而方法用药却大有区别。因为感冒与温病是两个病种,两个病因。不同的病因规定了病理过程的特殊性质。比如流行性感冒的排异趋向体表,由汗腺分泌汗液排除病理物质,非发汗不能痊愈。温病的排异趋势尽管也是体表,但温病是从微循环透出病理物质。所以发汗不能排毒,反而丧失体液。

1、麻疹
  麻疹是病毒性传染病。感染者多为少年儿童群体。这个毒株感染人体以后,有自己特殊的病理规律。从现象看,初始发热,有暂短的恶寒。发热是时高时低,常伴有咳嗽、喷嚏、眼泪或有下痢。发热三天后即开始发疹,先出现在两腮下、前胸部位。第四天、第五天,红色丘疹逐渐增多。到第六天,颜面及全身都出现了麻疹。最后,手心、足心见疹。第四、五、六天体温最高,是病情高峰期。第七天即开始稍稍退热。第八、九天即可完全恢复。全身麻疹亦随即开始脱落,而病愈。这是麻疹的周期规律。
  中医对麻疹的研究已达六、七百年。到吴鞠通、叶天士、余师愚等温病学问世,如麻疹之类的温病,便已成熟。中医说“痘疹无死症”,便是成熟的证据。
我们讨论麻疹的治疗,看麻疹的病势,咳嗽、发热、流泪、喷嚏都是向外的趋势。皮肤潮润者,容易发疹排毒;皮肤干燥者,疹不易外发。疹毒是从微循环透出皮肤,形成丘疹的。治愈要用辛凉发散透表的方剂,以“银翘透表汤”治疗。
  银翘透表汤方:银花20克、连翘30克、牛蒡子20克(研)、赤芍20克、牡丹皮10克、升麻10克、甘草10克、紫草6克。以上八味用水1200毫升浸10分钟,煮取400毫升,每服100毫升,日三服。如下痢,去紫草加黄连10克;如大便干燥,加紫草10克。服药后,喝开水,忌食腥荤、油炸、干燥、硬粘、臭味、不易消化等食品,宜吃流动性食物,如米汤、稀粥之类。
  “银翘透表汤”是从吴鞠通“银翘散”变化而成。银花、连翘、牛蒡子,是解毒透表发疹的首选药。赤芍、升麻、紫草,为活血通血通痹之药,有活血透表利导发疹排毒的功效。在发疹期间,最易并发肺炎。并发肺炎的原因,是排异障碍。防止并发症发生,惟有利导排异。只要不做不利排异的事,便不会有并发症发生。
  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,青霉素出现在中国医药市场,当时被认为是救世圣药。患麻疹的孩子,一见发烧便用青霉素消炎。有的体温始终降不下来,到第四天即出现“内闭”。“内闭”是中医术语,即体温突然低落,双目闭合,牙关紧闭,意识昏迷,四肢厥冷。若仍用青霉素,一个无辜的生命便结束了!
  由于这样的用药,不知有多少孩子死于非命。但死者却无怨言,因为“盘尼西林”(青霉素)是进口的,已经用过好多了。多少年后,医生才知道麻疹不能用青霉素。至于为什么不能用抗生素,直到今天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呢?!
  岂止是不可用抗生素,一切对抗性降低体温的药物与办法都是压制排异的!只要压制排异,病毒不能透表外出,必然内趋入里,使病情逆转。例如,发疹期间体温升高时,用激素和其他化学药退热,或用酒精擦身、冰袋降温……都是破坏排异反应的行为,必定会造成毒气内陷,或引发肺炎、胃炎、肠炎而死,或引发痈肿、败血症,或出现昏厥内闭……种种凶险都会发生。
  一切过失,都在于压制排异反应。如今,麻疹这类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,除了依据排异本能趋向因势利导之外,还没有第二个方法。
  2、感冒咽疼(急性咽炎)
  这个病也属温病类,是病毒性传染病。症状表现有发热、畏寒,体温在38℃左右,头重,身体疲软,咽疼,红肿,有分泌物。
  这不同于感冒,不可发汗,宜采取清凉透表凉血法,用“银翘透表汤”(方见麻疹之中)。急性咽炎与麻疹相同,不可发汗。汗出多则伤体液,导致血液浓度增高,于微循环不利,造成透表排异障碍。
  3、痄腮(腮腺炎)
  这个病也是病毒性传染病。发病时往往有发热恶寒,体温不很高,一般在37℃-38℃左右。一侧腮腺肿大,或左右同时肿大,或一侧肿消,另一侧肿起来。如延误治疗,常可导致化脓。治疗此病,以透表排毒法,用“透表排毒汤”。
  透表排毒汤方:银花25克、连翘30克、牛蒡子25克、牡丹皮16克、赤芍25克、淮牛膝20克、栀子15克(研)、升麻10克、紫草10克、甘草13克。以上十味以水1800毫升浸10分钟,煮30分钟取汁,加水300毫升煮20分钟,取汁,两次汁相合,分三次服。每早午晚各服一次。服一剂,肿初消;继续服药,逐渐消肿,直至平复而愈。
  以上三个病例(麻疹、咽炎、腮腺炎)是三种不同的毒株引起的三个各自不同的病种。这三种毒株对人的伤害性不同,但人的生命本能对它们的排异反应却是相同的:从微循环透出体表排除。这个规律是不变的。如果违背了透表的排异规律,必会造成病情逆转。

 三、通下排异法
  流行性感冒、伤风感冒,如果失治、误治,伤亡津液,病原物质不能排出体表,必向体内扩散。当体内器官、组织发生排异反应,排异趋向大便通路时,而结肠因体液丧失而干燥,使排便发生障碍,器官、组织中的病理物不能经肠腺分泌入结肠,代谢体外。同时,在结肠对水分的强吸收中,肠内有害物再度进入循环,排异反应表现出如下的症状:“伤寒脉浮滑,发热不恶寒反恶热,汗出而渴,白虎汤主之。”、“伤寒脉滑而厥,里有热也,白虎汤主之。”《伤寒论》
    上述两条,先说伤寒二字,是指此症从流行感冒发展而来。脉浮为发热;滑为体液充实;不恶寒为在表组织的排异反应消失;渴为里有热;厥是手足冷;身发热不恶寒而手足冷是里热深。这是病原物扩散入里的初期,排异反应已转入下夺排异趋向。宜用白虎汤通下法,从大便排除病理物质。
  方中知母治消渴,能通肠利便;石膏除肺胃之热,胃肠中结气,治大渴引饮;以粳米煮汁合药增加体液;甘草和中。这个方剂是通而不泄的排异剂,正适宜发热汗多伤津液的里热下夺病势,是通便排异益津液的良方。

四、破血排异法(出自《伤寒论》)
   这个症状是感冒、流感病过程中,由于治疗错误,没有利导病毒从体表排出,结于膀胱组织中发生淤血。又因体温过高、淤血腐败、有毒物质进入循环、脑意识中枢发生障碍,其人如狂,少腹结聚急迫的感觉。这时如有血从小便排出,则病自愈。如果小便没有出血,症状不解,须用桃仁破瘀血、桂枝通血脉(大黄、芒硝见承气汤的解释),组成通便破血的排异方剂,瘀血从大小便排出而愈。

  大黄牡丹皮汤是破血逐瘀的方剂,主治盲肠炎、阑尾炎在化脓以前痈肿期,疗效十分确切快捷,而且可以治疗有菌或无菌的血肿。大便不干燥者,芒硝减量或减去不用;大便干燥者,芒硝不可去;用治盲肠炎(尚未化脓者),二三剂即愈。
头像
sichxf
 
帖子: 36
注册: 2013年 9月 9日 2:20 pm

回到 健身保健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

cr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