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广播

部分版面仅向注册用户开放,欢迎注册->登录交流!

论坛注册需管理员认证通过,如需加快审核请注册后发邮件给 admin@radio1990.com 说明身份,或在QQ或微信群留言!

首次访问,请注册-->点击注册

已注册的用户,请登录-->点击登录

忘记密码,请用注册邮箱重置-->点击重置密码

小印章,小感悟 by 卫群

有空来坐坐

版主: xiaodan

小印章,小感悟 by 卫群

帖子admin » 2015年 1月 15日 11:53 am

最近收集了一点石头印章,闲暇时间把玩、研究下,有些感悟,跟大家分享下。


一、处平和守静
image001.jpg

印章正文:处平守静
边款:作书当贵在处平而守静矣 登安一挥并题记
“作书”是指写字,王羲之的《书论》说:“夫书字贵平正安稳..........凡书贵乎沉静........“,说的是姿势要平,心态要静。其实不止作书,作人也是如此。
左宗棠有一个对联,讲的就是“处平”的入世态度:
发上等愿,结中等缘,享下等福;
择高处立,就平处坐,向宽处行。
“处平”是抱着平和的心态去积极面对并不平等的社会现实,立志但不强求,宽容但不懈怠,进退自如,这是儒家的伦理智慧,提供的是品行的练达。
“ 守静”语出老子《道德经》第十六章:“致虚极,守静笃。”“归根曰静,静曰复命,复命曰常,知常曰明”,是说屏蔽掉俗事干扰,回归本心,恢复宁静,回复到对世界本原的洞察和对生命澄明观照的状态。守静是道家的哲学智慧,提供的是心灵的圆满。
处平是修外,守静是修内。陶渊明在 《感士不遇赋》说:“夫履信思顺,生人之善行;抱朴守静,君子之笃素。” 前者是处平,后者是守静,这两者都是他推崇的美德,接着他感叹世道已经变了,不择手段的小人纷纷得势,人才和君子却屡受打击和冷落,既然这样,还不如欣然避世,保全人格和灵魂。


二、光景蹉跎的不同境界
image003.jpg
image003.jpg (70.64 KiB) 被浏览 17943 次

印章边款是:民吉仁兄正之 今作章为之 沈立民
印章正文是:光景蹉跎属老夫
这个印文的出处来自唐代刘禹锡的一首诗:风云变化饶年少,光景蹉跎属老夫。秋隼得时凌汗漫,寒龟饮气受泥涂。东隅有失谁能免,北叟之言岂便无。振臂犹堪呼一掷,争知掌下不成卢。
这首诗是刘禹锡在官场上受排挤,被贬到偏远的苏州时和白居易的互和应答,大意是:风光的日子是属于年轻人的,无聊消磨时光的就是我们这些老头子啦。得时的尽管象秋天的老鹰高飞盘旋,不得势的就象冬天的乌龟躲淤泥里修炼吧。人生谁能完美没有挫折?塞翁失马的典故说不定也会应验。有赌未为输,我们还有资本再搏一把,笑到最后才算嬴!
满励志的,刘禹锡的“光景蹉跎”可不单纯,可谓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。
但不知这个沈立民刻印时是怎样的心境?
沈立民是谁?百度了一下,资料还真少。应该是民国时在上海的一个画家,年纪不小但名气不大,没有什么传世的作品。1929年有一帮画家在上海成立了一个蜜蜂画社,后来变成中国画会,这个沈立民就在蜜蜂画社的第一批会员里。除此之后,就查不到其他事迹。可能他画画一般,但却有点老资历,人缘很不错,有不少篆刻的名家都帮他治了印。这些印,在拍卖会上都拍出了高价,从这些印章的边款中,可以体会到当时这些名家与沈立民的或浓或淡的友情。
他刻“光景蹉跎属老夫”时,心中可能正在感慨,大半生已经虚度,却仍是碌碌无为。估计他也想不到,他的名字、他和朋友之间的情谊却在印石上被保留和收藏下来,他的生命也就这样活着,和篆刻之美共存,勾起了后人的赞赏。沈立民的“光景蹉跎”是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。
另一个人的光景蹉跎的方式,让我更为欣赏。沈从文,擅长刻划人性复杂和美好的他,无法违心去写新时代需要的主旋律,下半生当不成作家,他选择旧物来消磨岁月,玩的是别人看不上的民间物品:衣服、首饰、扇子、马鞍、镜子、石狮子、瓶瓶罐罐,没有壮志,没有输赢,只有好奇,沉迷其中,从旧物沟通起与古人、民族文化的美感和情感。三十年的光景蹉跎,成就了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、《中国丝绸图案》、《战国漆器》、《唐宋铜镜》等多部具有开创意义的论著,一转身,文学家已成文物研究大家。这也算是塞翁失马了。
同样写不出政治文章的张爱玲,她虽然幸运的躲开了政治运动冲击,到了美国,却因失去她的时代、她的土壤,从此江郎才尽,而且连爱情、友情都没有,孤独终老,真是可惜。这才是真蹉跎了。


三、一琴一鹤的故事
image005.jpg
image005.jpg (119.96 KiB) 被浏览 17943 次

这个藏品印文是“一琴一鹤”;
边款比较有意思:“次闲法 晏庐审定 野侯记之”
印文的出处来自《宋史•赵抃传》:“帝曰:‘闻卿匹马入蜀,以一琴一鹤自随;为政简易,亦称是乎!’
北宋时有两个清官:一是黑面包拯,另一个是铁面赵抃。
赵抃为官刚直不阿、清正廉洁,人称“铁面御史”和“琴鹤先生”,流誉至今。所谓“琴鹤先生”,即是每次移任之时,只一琴一鹤相随,别无长物。在任上,每办一事,都要做到问心无愧。他有一个习惯,日里所处之事,到了晚上还要焚香诉告上苍,以明心迹。
用石头刻印的文人中,明代文彭可算是第一个大家。他刻的“琴罢倚松玩鹤”是经典中的经典。宋明文人,琴鹤松,简直是居家必要。松是带不走的,琴和鹤是务必要随行,比女人还紧要。还有更过分的,是生死与共,清初有部仿《世说新语》形式的《明语林》书中有这样一条:“王永寿家蓄一琴一鹤,每客至,弹琴,鹤婆娑舞阶下,助客欢。后一日鹤死,为《瘗鹤文》。已无病而卒,以琴殉葬。”
我也想向古人学习,置一把古琴、调教一只听了琴声就会翩翩起舞的仙鹤、庭植一棵可倚可坐可拉吊床的松树,这就够了。(我是不是想多了?)

说完正文,说说边款,这个边款涉及了三个人名,都是名家,意思大概是:野侯 这个人,得了这个章以后,拿给晏庐 去鉴定,晏庐 说:“这个应该是次闲 的手法”


四、一枝草一点露
image007.jpg

印章边款是:丙辰九月 叔孺作
印文:壹枝草 一点露
“一枝草一点露”是闽南话俗语,闽南语的歌曲中常出现这句话。我自己的理解,有几层意思:1、人生在世虽如草芥,命运多舛,但每天清晨仍能分得一点甘露。甘露就是上天予人的机会,天不弃人,人岂能自弃?2、世界也许灰暗无聊,人生也许诸多困顿无趣,但清晨的一颗露珠,足以折射出大千世界的绚丽和圆满,求美求真的沉迷可以超越现实的限制。露就是草的精神追求。3、生命虽然平凡卑微,但却有平等的灵魂,每人各有自己的独立和尊严;露也是草的独立人格和灵魂象征。
李安说:“我不喜欢生命只是事实与法则,我相信精神力量。没有灵魂的生命如同在黑暗中,荒谬无望。”也可以作为这个印文的解释。


小印章 小感悟.doc
原文下载
(591.5 KiB) 被下载 153 次
头像
admin
网站管理员
 
帖子: 64
注册: 2013年 8月 9日 11:18 am

回到 随便聊聊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

cron